當前位置:首頁 >文化沃野
 
女人們的新年
來源:蘇州分公司 高艷 發布時間:2020-02-24
  
  我記憶中的新年,總是冒著熱氣,是有人間煙火味的,充斥著女人們兜兜轉轉的身影,她們是我的外婆、母親、是鄰居家的奶奶、嬸嬸或者姑姑。想象一下,要是沒有這些忙碌的女人身影,新年該是多么冷清。
  年關將至,為了迎接新年,女人們挽起袖子,腰間都系上了圍裙。說不出所謂的“年”真正從何時開始在人們口中反復說起的,北方人都說“過了臘八就是年”,我大約也是到了外地讀書、工作時才反復聽到這樣的說法。在我的家鄉,“年”大約從腌制一缸臘肉開始。大塊大塊的豬肉、整只的雞鴨魚還有大講排場的香腸都在各家院子里的竹竿或是粗樹枝上、在暖烘烘的冬日陽光下曬出了油水。
又或許,“年”從一袋子一袋子洗凈的紅薯和一籃子一籃子洗凈的糯米說起,按我們家鄉的說法:該洗淀粉了。紅薯淀粉大有用途,我們家鄉有道特色菜“山芋圓子”,就是用紅薯淀粉做的。所謂的“圓子”其實一點都不圓,就像糯米淀粉烙出來的“圓子粑”其實就是塊大餅一樣。我很小的時候家家還要準備很多的“圓子粑”,記憶中要吃很久。最普遍的做法是放粥里,或者是煮“沙飯”。外地人是無法理解我們本地人的這種吃法:剩飯里加水煮開,撒入點掰碎的面條,再次煮開后添點油,加幾塊圓子粑,放點香甜的蔬菜,出鍋前放調料再撒一把碎蒜葉,就這樣簡單的食材卻讓我們吃出了極大的滿足感。調制好的糯米淀粉包上甜甜的芝麻餡下油鍋一炸,另一道美食又產生了。手工磨碎的芝麻融化著白糖散發著誘人的香甜,加上外面泛著金黃色外殼脆脆的口感,忍不住又要多吃兩個。炸圓子的時候是十分神圣的,剛出鍋的幾個要單獨擺在碗碟里祭灶王爺。廚房素來是女人的戰場,如果炸圓子的時候有不知好歹的男人或者懵懂無知的小孩跑進去指著圓子說三道四或者數了圓子個數,多多少少要被女人們呵斥的。她們篤信這樣會導致圓子在鍋里開裂露餡、油花四濺,這份危險讓她們小心翼翼、精神緊張。
炸豆米是老早就備下的,現如今都沒有了,只能在集市上看到成品。小時候每到年關,有那種挑著老式炸爆米花的挑夫挨家挨戶吆喝,現在已經不多見了。那時候一聽見這種吆喝,最激動的就是我們這些無所事事的小孩,前一秒還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后一秒都恨不得步子再大一點跑回去通知各家的家長,主要就是各自的母親、奶奶,生怕通知晚了,挑夫走了,年的勁頭就失了一半。
  豆米跟北方的爆米花一樣的,我們南方那時候玉米比較少見,都是用大米炸的。豆米是家家都要做的,即使知道誰家沒來得及做,左鄰右舍也要勻出來一點。剛出爐的豆米又香又脆,好吃是一方面,但更讓大家心癢難耐是豆米出爐那嘭”的一聲響。女人們抱著木柴、籃筐、裝豆米的袋子進進出出,時不時對一群孩子幼稚的歡呼雀躍報以微笑。
  下午炸豆米,晚上她們又要做炒米糖和豆米糖了。顧名思義,這種糖是用炒米和豆米做的。豆米是機器炸好的,炒米糖卻是手工炒制的。所謂炒米,就是炒出來的,依稀記得有用沙子放鍋里一起炒制的做法,又或是我記錯了,沙子大約是用來炒花生的。糖用的是“糖稀”,也就是俗稱的“麥芽糖”。放鍋里熬熱了化開,應該是要加入姜絲的,和炒米和豆米混在一起,用長方形的模具裝好,壓實,趁著沒完全冷卻之前切成小的片狀。這種糖如今在市面上都有,還有摻入芝麻的,但我小時候都是要在鄰居奶奶家去做的,也不僅僅是我家,還有些好多嬸嬸們也會帶著小孩去。
  另兩件需要集中力量做的大事自然是做豆腐和做蒸飯。磨豆子的石磨和做豆腐的工具搬運起來都不太便利,自然是需要年長女人的統一調動。年輕女人們在長輩們的指揮下做起事來井井有條,有的轉磨(小磨,可以手搖的),有的添豆子添水;有的煮磨碎的豆子,有的裝備、清洗各種器具。豆子煮熟了是要壓出豆漿的,這種工具是吊在屋梁上的,十字交叉型,蓋上塊大板子,添加各種負重,讓豆漿完全被壓榨出來。豆漿再下鍋煮,還要加入磨碎的石膏定型,豆腐花就形成了。在場的大人小孩是都要喝的,她們還要讓小孩充當跑腿的送幾碗給幾個不在場的親朋。豆腐花盛出來放進厚實的紗布里瀝水,再被壓緊實就是豆腐了。緊實的程度也分的:一般有做成煮火鍋或者煮湯的水豆腐,這種水分足,特別嫩,做好一塊塊丟進水里謂之“養豆腐”,吃的時候只需撈出來,也能吃很久;另一種就是沒什么水分的豆腐干,炒菜吃的。再有一個就是蒸飯,現在也很少有人做了。蒸飯要用很大的長方形木桶放在水上蒸煮,這樣蒸出來的米飯散發著一種木質清香。蒸好了攤涼風干,要吃的時候舀出來一些添水加熱,又便捷又好吃。
  炒花生、炒瓜子、炸山芋角,女人們做起吃的東西五花八門。小孩子們都是一邊玩一邊等吃的,女人們自然是一邊話著家常一邊在灶臺前忙碌。整個廚房都是灶間的氤氳熱氣和歡聲笑語,年味在她們的手里又濃了。
  女人們的新年可不僅僅是籌備吃食,大掃除也在她們的日程中。這可是忙碌了一年,徹底來次大清掃的決心所在。掃帚綁在竹竿上,屋頂的邊邊角角和墻壁都要掃一遍,窗簾也要拆下來清洗,窗戶的玻璃自然要亮堂堂的不帶一點污垢,平常打掃衛生不太挪動的家具也要在男主人的幫助下歸置到一邊。迎新年,整個家都是煥然一新的,人也不例外。我媽小時候數落我們盡快洗澡都是念叨些諸如“二十六洗福祿、二十七洗疚疾、二十八洗邋遢、二十九洗小狗”這樣的俗語。
  除夕自然是豐盛的年夜飯,就著溫熱的水酒和飲料,所有人都心滿意足地開懷暢飲,祝福和許愿都在觥籌交錯間。女人懷揣最大的誠心給予新年最大的敬意,是因為新年意味著新的希望。
  新的一年在晨間的鞭炮聲中開啟了,初一是女人最清閑的一天,因為按習俗這天不能忙碌,新年的第一天忙忙碌碌是不好兆頭,勞累這一天就要勞累一年,但做飯也是必不可少的,好在除夕夜大家玩樂到深夜,初一當天只開兩頓飯,很多都是除夕留下來的熟食,也算是讓她們輕松不少了。等到初二情況就不一樣了,一年一度的親朋聚會開始了,她們又要用嫻熟精湛的廚藝豐富客人們的味蕾。從這一天開始到拜年活動的收尾,她們依然是最辛苦的。
  像我的奶奶輩、我的母親輩,她們都是吃過苦、吃慣苦也是耐吃苦的女人們,是我們這些年輕人不能比的。她們花盡心思用簡單的食材做出各種美味,她們挖空心思讓她們的家在新年變得比每一個過去的年更好。她們有靈巧的手,她們動作敏捷,同樣她們也充滿著智慧,她們有著最生活的哲學,她們對此深信不疑。
  如今的生活可謂優渥,女人們仍不肯放過一些大展拳腳的機會,腌制臘肉、做豆腐、洗淀粉、炸圓子……似乎傳統的東西總是充滿著人情味。很多人都被韓劇《請回答1988》里的鄰里關系所打動,感嘆他們每天吃飯前各家傳送自家美食的情景,但我記憶中的鄰里關系就是如此,直至今天,誰家有什么美味或是不常做的美食必然要出現在鄰家的餐桌上。這個時候我又不禁發覺,原來是這些女人們造就了許多人情味,是她們讓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沒有在我的回憶里失色。因此只要想到她們,我的心頭就是一片溫熱。
 
 
  
 
 
   
版權所有:中基發展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
網站備案:京ICP備09039025號
地  址:北京市順義區機場東路2號中國冶金地質4號樓
官方微信
 

 

幸运28的官方下载